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很黄很暴利的成人用品店

2012-07-02 15:11:00 证券之星
很黄很暴利的成人用品店 理财 MSN中文网

小杰

“尚品成人情趣玩具”成人用品店老板

店面面积:约30平米左右

房租:2万/月

前期投入:100万

人员:2名店员

净收入:2-3万/每月

“很黄很暴利”的成人用品店

  2008年,大学毕业一年的小杰并未找到满意的工作。也是头脑发热觉得成人用品这行业暴利,于是家里帮他总共投入了不到100万,在北京东直门开了这家实体店,主营欧美日本进口高端产品。除了主要亲属,没人知道小杰从事的是这行,“也不是什么阳光的行业。”

  30多平米的店里挤满了图片夸张的包装盒和用白色塑料衣架挂着的美少女水手服,在记者打招呼的空档,小杰正把一款男用自慰器收到包装盒里,盒子上写着大大的“日本制”以及记者看不懂的日文,“刚卖了一个,这是日本货,比国产的进价贵一倍”,指着另一个写着“桃色名器”的花花绿绿的包装盒,小杰说。

  小杰的店开在横贯北京旧城内城的东四十条张自忠路上,这是紧邻着二环的一片闹中取静之地,老北京更愿意叫它铁狮子胡同,双向六车道并不妨碍行人徒步逛逛四周的外贸小店。30多平米,每月租金2万,店员2人,事实上周边地区的店铺租金几乎是5年前的三倍,从开业到现在,一晃已经四年,虽然没赚什么大钱,但至少生意平稳,刨除房租每个月落袋两三万,“跟写字楼里的白领赚得没两样”。

  跟其他生意一样,成人用品实体店最大成本也在房租和人工。当初踩点时他曾去过北京的三里屯附近——毗邻三里屯酒吧街,某个店铺的房租如今一年40多万,面积比现在的店还小,“想想我还是放弃了”,小杰摊开手:“反正这边也紧挨着后海酒吧这一片”。

  几个月后他路过那边看见当初考察的地方真的开了一个情趣用品店,也卖高端进口货。“房租那么贵,货也卖的特别贵,过了三四个月倒闭了”,小杰悻悻然。记者采访的另一位成人用品实体店老板阿ken,经营一家北京繁华地区面积稍大的国内品牌加盟店,房租每月3万,阿ken十分发愁,“一年40万盈利等于交了租子,目前来说就是勉强维持。”

  比起阿ken,小杰舒心得多。2万的月租还可以生存的不错,“能赚钱但是跟饭馆服装店比也差不多,不像别人想的几个月就能赚套房。”

百万元的投资,都去了哪里

  “货最值钱”,小杰说。开店初期,房租和装修用掉20多万,其他基本都在货里。小杰的货90%都是欧美日本的进口品牌,虽然生产其实是在中国,但都是给国外品牌做的货,不对中国销售。“厂家把货卖到国外,我们再从国外弄回来”。货源如此,成本自然大大提高。另外一家同样做国外品牌的店主马先生表示,做进口货踏实,货安全,各种仿真产品的材质和国内品牌有着很大差别,安全性不用提,品种也要更全,很多高级商品国产品牌根本就没有。

  “做国产货的太多了,做高端的少”,马先生的店也是百万级的投资,货款占了八成,自己想做高端市场,所以选择了大投入。“同样的钱做国产品牌加盟能开十几个店了,也不需要这么大的地方,做进口货就是这样”,马先生说。

  马先生开店一年半,目前还压着货,他估计自己回本还要两三年。“这行业前5年都见不到什么钱,全在货里,得周转起来。”小杰一个做批发的朋友,代理国产品牌,质量虽次但是便宜,发货量不错。“我问他你赚到钱了么,他说当初投资二三十万,干了两三年吧,这摊生意200万有人接。但是我没有多余的钱出来,钱全在货里滚着。100多万的货压着出不来。”小杰表示从事这一个行业,包括自己,都面临货品周转的问题。“做批发,投入20万都听不见响儿。”

  店家压货的问题,很大程度也与产品更新有关。作为店主,新款产品出来,别人有了你不能没有吧,而有了新货老货又很难出去了。“这东西就是军备竞赛”小杰用了个十分恰当的比喻。“有的店进去一看就能发现货都特别旧,而且放了很久,为什么啊?周转起来太慢,货都放坏了。”

到底有多暴利

  2003年8月2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发布《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仿真式性辅助器具不作为医疗器具管理的通知》。从此,我国对性用品放松管理,不再是特殊商品,无需前置审批。“你们这是暴利行业,别以为我不知道”。

  在网上,很多顾客与情趣用品卖家讨价还价时如是说。这桩淡粉色的潮流偷偷滋养着投资客的灵感——暴涨的市场、暴利的产品,简单粗暴一如成人用品的包装宣传图片。

  一款日本进口的男用自慰器,出厂价格每个17元人民币,到中国之后加上税收等费用,成本为23元。但仍有大量顾客希望能更加便宜,“这玩意成本也就5元”。

  自从1993年北京出现了中国大陆第一家情趣用品店“亚当夏娃”以来,这一如此神秘莫测的行业即使已经悄无声息发展了近20年,但大多数行外人对这一生意的印象,答案却几乎不约而同,都是“很黄很暴利”。

  暴利产品也分类别——“安全套等小商品卖的多,但利润低,不解决问题,其他商品利润率高,个别能卖到进货价的数倍,但买的人少。重复购买率也低”,不过小杰也承认这行的一个有趣的特点,“同样的产品,200元有人买,100元还是那么多人买。”

  事实上,成人用品店心照不宣的有些暴利的小动作。在最近北京西城区药监局查处的一桩假药销售案中,开成人保健店的犯罪嫌疑人供认不讳,“每盒8到8.5元的价格从一个骑电动车的人手里进了10盒司米安,分别以25到30元不等的价格卖给顾客。”一转手,一盒药翻了三倍。

更多精彩内容持续更新……

财经头条

财富生活

热点推荐

新闻直通车
  • 股票
  • 热点

更多>>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