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老人代女相亲在公园一站三年:身高差一厘米都不行

2017-03-09 09:53:29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 更多文章>>

“你儿子1977年的?做金融的?”

“是啊,你有女儿?哪一年的?”

“我女儿1981年的,银行工作,身高1.62米,你看行不行?”

“不行,我只要1982~1987年之间的。”

每周末下午,沿着天河公园翠微湖岸边行走,岸边数十米的坡道上,这样的对话并不难听到,白发苍苍的老人们在挂满资料的林间逡巡,交头接耳,为儿女或自己找对象,这颇为独特的老年人相亲角早已成为天河公园一道久负盛名的“风景线”。

李伯已在天河公园“驻扎”相亲活动三年,每周末下午,他和妻子准时从番禺的家里出发,要一个多小时路程才到达。他们并非是最遥远的相亲者,一位71岁的老人,每周从金沙洲过来,要两个多小时。

相亲角:

最多挂上万份资料

年过六十的李伯,说话缓慢清晰,腰杆笔直,退休后一门心思就全扑到了女儿的终身大事上。

2013年,在报纸上看到天河公园相亲角的活动时,李伯心里一动。已年过六十的他信不过网上相亲,在现实相亲活动能够见到对方父母,他觉得这事儿靠谱。何况他1982年出生的女儿已年过三十,虽不愁嫁但毕竟还没有对象,和妻子一商议,老人便决定来到天河公园挂资料,没想到,这一来,就坚持了三年。

最初,天河公园相亲角远近闻名,人声鼎沸。最多时,每天可挂上万份相亲资料,上千人来来往往。老年人有来此处看能不能找伴的,但更多的是为家里的儿女找到对象。这些相亲老人的孩子以70后80后居多,也有父母为刚毕业的孩子未雨绸缪的。这些相亲老人孩子的职业有电视台、设计研究院、金融行业、互联网工作等。

热心的李伯便做起了义工,买绳子、登记家长资料、打印、过塑、张贴,每天上午10时便要到天河公园,和他一起做义工的有十几位家长,久而久之,事情繁多,受气不少,李伯便放弃了做义工,但仍每周坚持来挂资料。后来其他义工也逐渐放弃,如今这里打印过塑张贴等事情都得家长自己做。

给女儿相亲并非是件轻松活,不少婚介混到人群中间抄录号码,李伯因此不胜其扰,有时还需出言制止。打电话来询问情况的也不少,符合条件的却凤毛麟角,原本热衷于和家长交换情况的李伯逐渐喜欢站在角落处,身材高大身形瘦削的他原本便严肃,一站三年之后,在热闹的相亲角越发显得冷峻。

相亲经:

差一厘米也不行

李伯女儿名校硕士毕业,如今在事业单位工作,在李伯心中,女儿“才貌双全”,无奈,总碰不到合适的,寻寻觅觅便晃悠到了35岁。久为女儿相亲的李伯熟知相亲市场的结构性矛盾:大龄优质女与低收入男难找对象,他心中也有一套成熟的“相亲经”。

首先对方学历不能低于本科,谈到学历李伯颇有些兴致。在天河公园蹲点三年,他发现高学历女孩远多于高学历男孩。“我在这只看到十来个男孩学历达到博士,女孩是博士或海归的则有大把。”然而,尽管高学历男稀缺,但李伯并不愿放低标准,“即使对方不是硕士,至少也要是本科,不然没有共同话题。”

身高也是硬性条件,李伯女儿一米六,他觉得男方怎么也得比女儿高十二厘米以上,差一厘米也不行。“你想啊,如果对方只有一米六几,以后生的孩子岂不是很矮?”身高不符合的,即使其他条件再合适李伯也不愿意和对方多谈。

年龄更是重点关照对象,年龄比女儿大五岁以上的便不在李伯的考虑范围内,这一点同在天河公园相亲的另一位家长也颇认同,他总觉得40岁以上还未找到对象的男人“不太保险”。年龄比女儿小的李伯也一概拒绝,女儿有个比她小四岁的追求者,打电话询问李伯意见时,他劝女儿,“要坚持自己的想法”。但心里对男方的年龄不以为然,“从家庭的角度看男的比女的心理成熟慢,万一结了婚,就是姐姐带弟弟,一生都要操心。”

对于收入,家境小康的李伯却不太在意,“只要一报职业我就知道收入,我们不求年薪百万、几十万这种,只要稳定就行。”稳定的工作当然不包括创业,只要听到对方在创业李伯也会毫不犹豫地拒绝。

相父母:

首看父母颜值

然而,来到天河公园相亲的年轻人并不多,大多是双鬓斑白的老年人,挂的资料也并不翔实。久而久之,李伯还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这双“火眼金睛”主要对相亲资料上的父母,首先看对方父母的颜值。李伯自己相貌端正,60多岁仍显年轻,他自认颜值还不错,如果对方父母长得“歪瓜裂枣”,李伯心里就要琢磨,“如果父母相貌端正长得很帅,那孩子也差不到哪里去。”

对方父母里,母亲比父亲沧桑许多的,李伯也会琢磨。因为李伯的妻子保养得当,李伯觉得这和自己的照顾不无关系,“母亲比父亲沧桑说明男孩家里父亲对母亲不好,这样的家庭以后男孩也不会对他老婆好,操心多。”

其次看父母身高,“如果父母两个都只有1.65米,那孩子也高不到哪儿去。”李伯颇为“老练”地说道。最后看父母的言谈举止,父母的一言一行都透露出许多问题,“来自哪儿,有没有受过教育都能看出来。”

相亲难:

无用功居多

然而,李伯女儿并不支持父母“远赴”天河相亲,“她觉得自己可以处理好,不需要我们操心。”聊起女儿李伯颇显严肃的脸上透出些骄傲,“但她工作比较忙,我们只是想帮她,很多家长都是这样,尽人事,至于结果就顺天命。”

尽管李伯风雨无阻地来天河公园为女儿相亲,但这几年来找李伯的人,要么就是不符合李伯的条件,要么就是符合条件的人又想找年轻漂亮的,挑挑拣拣之下,这三年通过李伯“筛选”的适婚对象只有两三个。“她去和人家见了一面回来就说不合适,说和他气场不符。”

不少长期在天河公园蹲点的家长,也像李伯一样好不容易寻觅到一两个符合自己条件的,子女却不喜欢。李伯叹了口气,“除了外在条件,人与人之间还得看缘分,看气质。”

尽管李伯已和女儿商议过,觉得父女心意一致,自己不喜欢的也不适合女儿,但显然,除了年龄身高学历收入这些硬性条件之外,在虚无缥缈不可捉摸的“气质”上父女的眼光并未达成一致。

今年31岁的小林便接连碰到这种情况,和家长相谈甚欢,家长回去之后却毫无结果,“人家家长觉得我很好,一回去和女儿说又觉得不行,痛苦!”小林笑道。

小林已经接连好几周来天河公园转悠了,没车没房的他中等收入,本科学历,身高1.70米左右,业余时间便专注于学习。刚来时小林有些不适应家长们问话的方式,言简意赅,直接如买菜,“摆着就是交易嘛。”小林音量陡然拔高,“几句话没达到条件就不会问,不过也可以理解,免得耽误大家时间。”

小林并不认同家长们的条条框框,觉得“肤浅”,但他也能理解,“从家长的角度,他们摸爬打滚一辈子,有些怕了,只有这些硬性条件实实在在,看不见摸不着的他们觉得不靠谱。”

即使勉强符合家长的条件了,小林发现自己所做也是无用功居多。发现和家长聊行不通的小林如今主要专注于和相亲角的年轻人聊,尽管年轻人并不多,“最主要的还是要知道对方性格怎么样,三观合不合适,和家长聊看不出来这些。”

不将就:

婚姻并非人生唯一

李伯也设想过女儿到了四十岁、四十五岁,仍没找到对象,但他依然不想放低标准,也坚信没达到他所规定硬性条件的人也不适合女儿。“我们不想在女儿一生的大事上没把好关,也不想逼她。”

见过太多心急如焚的父母,李伯如今颇为想得开,“如果把婚姻看作唯一一个成功的标准那就错了。与其找一个不幸福的人生活,不如一个人过。”

早已做好了要打“长期战”准备的李伯甚至熟知人口比例。“男多女少,从宏观的角度看,一定可以找到。”

如今,李伯和妻子每周末雷打不动地来到天河公园,“一个人的缘分是恒定的,只要坚持,今后一定会碰到一个呵护她喜爱她的人,不会碰不到,一定碰得到。”李伯重复地说着,仿佛是为了坚定什么。(应受访者要求 文中均系化名)

f点诊股

上证指数 最新: 3268.43 涨跌幅: 0.68%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