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仅靠颜值不行了!游客消费渐趋理性 网络主播收入缩水

2017-03-13 07:57:53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 更多文章>>

“明显感觉人数少了,很多老粉丝来的频率低了,打赏消费也收敛了。”长沙直播网红“砒霜”说道。

2016年,网络直播规模一路高涨,平台数量近300家。

然而,2017年的直播市场似乎不再那么春风得意了,先是1月前后国家相关部门严查了“无证”及违规直播平台,高达9万个直播间被关闭,超过3万个主播账号被封禁;再到2月,倒闭和亏损等负面字眼缠绕在直播市场中,主播收入遭遇滑铁卢……政策与乱象背后,这预示着被热炒的直播市场将在2017年迎来洗牌重组。■记者 杨田风

现状 今年,主播收入遭滑铁卢

在长沙五一广场1号公馆28楼的一个房间内,堆满了各类服装、鞋、包包、香水,满满的时尚范儿。这里既是一个服装店,也是一个直播室,主播是22岁的美女黎伊伊。

和很多以颜值取胜的网红一样,黎伊伊拥有典型的瓜子脸,林志玲般的嗓音,姣好的身材。这次的直播内容,伊伊策划的是与粉丝的互动游戏猜谜。短短两个小时,观看的人数达到3万多,收到礼物十多万映票,折合人民币近两万元。接触直播4个多月,黎伊伊已积累20多万名粉丝,奖金收入达40多万元。

除了兼职网红,黎伊伊不仅经营自有品牌服装店,还是美咖社社长,“我的美咖红人馆团队就有60名网红,之前都在做直播,但现在还在坚持的已经减半。”黎伊伊告诉记者,放弃的基本都是纯颜值网红,“有个纯颜值闺密去年每天直播收入都是上万元,现在顶多上千元。”

早期进入网红行业的阿力算是资深人士了,去年11月自立门户成立了声波传媒有限公司,目前在长沙开设了5个工作室,签约的主播有130多名,“几乎都是在校大学生,女生占到了九成,收入最高的一个主播每天工作3小时,月收入十多万元,但也有不少只拿到最低2000元的保底工资。”阿力说,与去年相比,主播的平均收入至少下降了50%。去年在长沙光自己知道的直播经纪公司就有20多家,到目前只剩下了2家。

统计网络主播收入平台的微播易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20日至2月26日,花椒、映客、一直播、美拍4大平台的主播收入TOP50榜中,主播的收入出现了春节以来的首度大幅缩水,相较前一周,缩水比重超过80%,主播收入均大幅锐减,收入最高的主播仅变现21.5万元,相比前一周的121.6万下降了82.3%。

原因 双实名新规促行业洗牌

去年7月启动直播业务的湖南影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入行较晚,但发展速度很快,现在规模在本土已是数一数二。公司开设了56个直播间,签约了200多个主播,每天24小时直播。公司总经理助理曾晶介绍,在这些主播背后,策划、运营、培训团队达到了40多人。

“靠颜值刷粉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如何吸引粉丝、留住粉丝,并转化成消费,对主播及团队的能力考验非常大。”曾晶表示,在这个人人皆主播的时代,很少有主播靠单打独斗成名的案例。越来越同质化的主播模式中,新入行者很难和知名主播正面竞争,而必须靠专业的团队来包装运作,“网红经济在经过两年多的野蛮生长后,已经进入了行业洗牌重组阶段。”

据统计,去年中国共有300多家直播平台,“美女”和“色情”等荷尔蒙刺激元素是众多直播平台“吸睛”的主要手段。庞大的直播流也给平台内容监管带来挑战。

去年11月,国家网信办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明确提出对用户及互联网直播发布者进行实名认证,施行以来,在YY、花椒、映客、斗鱼等主要网络直播平台中,查处3万多个违规主播账号,关闭直播间将近9万间,删除有害评论弹幕近5000万条。

在曾晶看来,新政的实施,受影响最大的是中小直播平台和直播公司,“许多主播此前都是依赖低俗化表演来博取眼球,获得礼物,尤其是对许多想象着一夜暴富的主播来说,就是打着涉黄的擦边球来换取疯狂打赏带来的暴利。当荷尔蒙内容压制之后,土豪们的打赏兴致就不再有那么高了,主播收入降低也在情理之中,而主播收入与平台、公司挂钩,在此背景下,不少中小型公司不得不面临淘汰退出。”

行业

主播骤增,游客消费渐趋理性

事实上,网络主播的收入下降和网络主播数量增多不无关系。

“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主播数量甚至达到了游客的两三倍。”阿力笑着说,去年都在炒网红收入高,大量新主播应声急速涌入,在一定程度上稀释了行业收入。

据中国信通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发布的《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报告》显示:2016年第三季度中国网络直播观众指数为209,相比第一季度翻倍,而2016年第三季度中国网络直播主播指数为514,相比第一季度增长4倍。

对此,95后虎牙主播“砒霜”感受颇深。“砒霜”是湖南女子学院大四的学生,直播内容就是跳舞、唱歌等才艺表演,“砒霜”说,刚入行时,一晚上就有五六百个的粉丝订阅量, 现在增速明显放缓,“主要还是主播数量大大增加,才艺网红越来越多,竞争激烈了。”另一方面,游客消费也渐趋理性。

“主播收入下滑是一个可以预见的情况。”互联网分析师于斌进一步指出,当前的直播界,平台竞争与主播竞争并存,再加上中小平台的运营成本、带宽成本和推广成本的提升,商业模式方面又无创新,这使得众多中小平台倒闭或转型,更多的主播跻身到几个大平台中,主播之间竞争加大,会导致收入越来越少。

直播内容多元化,知识渐“吃香”

面对粉丝数减少、收入下降的情况,不少网络主播和平台都在转变,“内容为王”成为广泛的共识,主播更注重特色化、差异化的发展,直播内容的多元化现象愈加明显。

香港塔罗牌专家C姐从去年10月开始,在内地、港台以及东南亚多个地区开设了直播号,目前内地粉丝已达3万,其中大部分是女粉,“游客对主播素质的要求是越来越高,他们更注重心灵上深层次的沟通,这也要求主播得有内涵、有知识。”C姐介绍,在国外,直播+电商是主流,直播观众更多的是家庭主妇,内容更多的也是推介靠谱的产品,她自己目前也被多个品牌公司相中洽谈代言,“可以预见,直播电商将成为内地、港台直播未来的一个大趋势。”

在直播平台上,知识型主播的阵营也在扩大,斗鱼平台为此还开辟了“趣玩”栏目,包含数码科技、汽车、财经、科普等类型的直播节目,还有不少关于电脑组装、VR、AR等设备的讲解和试用;一直播平台则推出了知识直播栏目,包含股票分析、考研辅导、健美教练、财经分析等;花椒直播开设了乐器、脱口秀等直播栏目。

业内人士纷纷表示,随着直播行业突飞猛进的发展,直播的未来市场也会更加精细化。

运营

直播收入仍有可为空间

尽管直播行业的“洗牌潮”不断,但不少直播从业者表示,在巨大的市场规模下,直播仍处于高速发展期,未来发展前景十分可观。阿力认为,围绕直播的周边产品、优质内容和用户运营的机会还非常多,依然有可为空间。

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最新《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报告》预测,未来的直播类型趋于垂直,教育、财经、电商等“直播+”近期可能爆发。

对此,曾晶表示,网络直播以后会更加垂直区域和行业深度,比如农业直播,会直播蔬菜从种下到成熟的过程,从而带动转化量;此外,还有直播+旅游,直播+房产、直播+医疗等延展为直播+生活,直播将成为互联网产品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出现百花齐放的局面,因此发展前景会比较好。

有业内人士分析道,VR、AR、全景直播技术等新的技术手段也可在将来投入直播,发展空间将更大。“直播未来肯定会成为标配,各行各业都可以把直播作为一种表达方式。”360董事长周鸿祎曾如此说道。据方正证券预计,2020年网络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600亿。

f点诊股

上证指数 最新: 3268.72 涨跌幅: 0.01%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