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创业故事 - 正文

大企业创投的黄金时代来了?

来源:创业邦 2020-06-11 11:27:00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6月9~11日,由创业邦主办的2020 DEMO CHINA 创新中国春季峰会暨企业创新与企业创投峰会在线上举行,这是DEMO CHINA 亮相十三年来首次采取线上直播的形式。

在峰会上,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管理合伙人贺志强和小米集团总裁王翔,针对“大企业创投的黄金时代来了?”的话题进行了讨论。

犀利观点如下:

1.小米的投资原则是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赋能企业,帮忙不添乱,实现协同发展。

2.推动产业发展,需要大家一起努力,秉持一种开放的心态,想垄断或者是自己来做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3. 传统CVC很大程度围绕企业当前战略来进行投资布局。但在快速发展和更为开放的智能互联网时代,新一代CVC的格局更为宽广,以创业创新的力量反推母公司发展,成为其瞭望塔。

从左至右分别是创业邦创始人兼CEO南立新,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管理合伙人、企业创投联盟联席理事长贺志强,小米集团总裁、企业创投联盟联席理事长王翔

以下为演讲实录整理:

南立新:大家好,我是创业邦的南立新。非常荣幸主持这场对话,我们这场对话的主题是“大企业创投的黄金时代来了”,请到的是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管理合伙人、企业创投联盟联席理事长贺志强。另外一位是小米集团总裁,也是我们企业创投联盟的联席理事长王翔。

在过去十几年,我们在服务大企业过程中能明显感觉到大企业现在已经越来越多的介入到CVC的环节中,他们用创投和投资为自己建立起强大的创新生态体系。首先请贺总分享一下联想创投过去几年的投资成绩,另外您觉得CVC对我们联想集团起到了哪些反哺作用?也可以给我们讲一讲。

贺志强:大家好,我是联想创投贺志强。自2016年成立联想创投的定位就非常清楚:第一,我们是联想集团的企业创投;第二,我们专注早期科技的投资,发现未来IT行业高潜力、高增长的机会。

我们的投资方向主要是智能互联网,包括物联网、边缘计算、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这5个关键技术,以及它们赋能行业的机会,比如说智慧交通、智慧城市、智慧医疗、智慧物流、智慧工业等等。到今天为止,联想创投一共投资了120多家企业,包括寒武纪、旷视科技、第四范式、Aibee等优秀公司。

经过四年多的发展,我认为联想创投为联想集团带来的变化主要有三点:

第一点,我们投资的创业企业将创业创新的精神、对未来的前瞻思考带入了联想,对管理层产生了很大影响。这为推动主营业务与被投企业之间的深度合作,双向赋能和共同进步,打下特别好的文化基础。

第二点,联想创投和被投企业,对联想的战略制定起到了积极作用。2016年我们开始投资智能互联网,到了2019年,联想宣布开启3S战略(智能物联网Smart IoT,智能基础架构Smart Infrastructure和行业智能Smart Vertical),我们孵化的联想数据智能成为联想Smart Vertical(智能行业)的核心业务,同时有34家被投企业进入联想生态,这是我们非常自豪的一点,不断推动公司战略向未来发展。

最后一点,良好的财务回报是做创投的基准线,我们目前的投资收益还不错,每年都给集团带来不少利润贡献。

南立新:我相信联想创投的这些经验对我们很多大企业来说,都是非常值得学习的。下面也有请王总来分享一下小米做企业创投的一些经验以及初心,这些被投企业有没有帮助到小米。

王翔:非常感谢南总,这也是我参与的投资界的首次公开活动,非常愿意跟大家分享小米在投资领域的经验。

相对于联想,小米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企业,今年是我们成立以来的第10年。我们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有硬件能力的互联网企业。投资也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近几年变得越来越重要。到今年我们总共投了300多家企业,总账面价值超过300亿,所以还是一个挺不错的成绩。

我们内部有两两个投资部门,一个是小米的战略投资部,一个是产业投资基金。

先说战略投资部,它是以to C的业务和技术为主。比如大家所熟知的小米生态链中的一些企业,比如石头科技,华米、智米、云米等。

小米生态链业务的发展和我们的战略投资是紧密相关的,我们也是通过“投资+孵化”的协同发展模式,来推动整个消费类物联网的发展,同时建立了一整套的消费物联网生态平台。这种战略投资,对小米商业模式的构建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

再说小米的产业投资基金。随着我们互联网和IoT生态链投资的成功,2017年小米设立了产业投资部,发力下一个阶段的产业投资,又开始在投资方面有新的进化。小米和湖北省政府联合发起“湖北小米长江产业投资基金”,基金总规模是120亿,主要关注手机、智能硬件的上下游产业链,布局消费电子领域的先进原材料和前沿科技,与大家一起推动我们的先进制造业 的发展。

过去我们的投资布局一半是互联网,一半是智能硬件和消费品,还有一部分内容。而这支基金开始发力在先进智能制造。

南立新: 我相信很多的互联网公司和科技公司也是非常愿意跟联想创投和小米创投一起合作,将来能够一起快速解决自己在管理上、前沿技术上,包括生态体系上的很多问题,快速推进国际化。说到国际化,其实联想和小米在这方面做得也不错,两位可以给我们举一些例子,你们是如何帮助被投企业推向国际化的?

贺志强:联想首先是一家中国企业,通过不懈的努力将业务开展到世界各地,现在在美洲(北美、拉美)、EMEA(欧洲、中东、非洲)以及亚太地区,各个独立市场的核心高管基本上都来自不同国家,对当地市场有着深厚的理解,这对我们投资的企业进行国际化是有一定帮助的。比如我们投资的 AI 企业计划到日本发展,而联想的日本 PC 份额占到 40%以上,我们基本上可以帮助其在当地建立人脉和业务。联想背后有一个庞大的支撑体系,包括财务、法务、市场、供应链等,来帮助科技企业走出去。

王翔:跟联想差不多,我们自己也做国际化,目前已进入到90多个国家和市场,不单在发展中国家开展业务,两年多以前开始进入发达国家。今年第一季度,我们在西班牙已经做到了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第一名,这也意味着我们未来在发达国家有很大的市场潜力。

说到投资,我也举几个例子,一个是华米,我们的手环已经做到了全球第一。一个是9号平衡车,以前我们对它的定位是一款休闲娱乐产品,但欧洲的很多消费者把它变成了交通工具,所以海外业务非常好。

另外,我们也一直在打造境外的AIoT生态,投了不少境外企业,也是希望能够提供更多的本地化服务,来打造特色生态链企业,实现产业协同发展。

南立新:刚才王总提到小米产业投资基金是和长江产业带基金进行合作的。其实联想创投跟长江产业基金也有合作。在跟政府引导基金的合作中,两位有没有一些经验可以分享?

贺志强:在人民币基金募集中,政府是非常重要的LP,他们希望通过与GP合作来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其中涉及到返投等一系列条款,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第一,政府合作要与公司战略一致,比如,联想在在武汉、深圳、北京、天津等地已经有产业落地或一定产业基础,政府就很愿意与我们合作。

第二,以多赢的心态去推动与政府的合作。比如,我们刚刚推动联想创投一家做笔记本电池的被投企业产能落地武汉,这与当地政府扩展产能的战略保持高度一致。

第三,在返投条款方面,我认为,最好在成立基金之前,就与政府达成共识,提前进行设计、规划。我们目前与四地政府都有合作,这些引导基金都很通情达理,返投的问题也能很好解决。

南立新:看起来政府跟CVC的合作,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贺志强:对,而且我们投的方向是产业互联网,跟政府的需求也很一致。

王翔:特别同意贺总刚才讲的,实际上企业的想法都差不多,之所以能在资本层面与政府达成合作,是因为有非常大的协同性的反投,这是政府最重要的一步,他希望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推动技术产业或者是其他产业的发展,共同为社会创造价值,所以选择的合作伙伴肯定有目的性。

如果企业和政府的目的性能找到共同点,会产生非常好的势能。我相信政府选择小米,选择联想,也是看到了我们两家企业能够推动湖北本地产业的发展。目前来讲,我觉得一切进展还都挺顺利,政府给了我们充分的信任和授权来开展业务。

南立新:对,所以其实做的都是符合国家战略,区域战略,同时又符合我们企业战略的几方共赢的一个事情。

王翔:是的,而且我们生态链企业有这么多,对吧?结合地方政府提供的比较好的政策来支撑产业发展,我相信企业肯定也愿意在当地发展。

贺志强:对,我们就是要相信三赢:第一是地方政府,第二是被投企业,第三就是基金。

南立新:我相信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政府,愿意跟我们大企业一同设立产业基金,扶持更多中小科技公司,以及帮助地方发展他们的产业。

王翔:我再补充一点。企业运营这些基金的好处在于,企业可以利用自身高效的特点,结合政府的政策支持,实现优势共赢,让政府的这些基金,或者我们共同组建的一个基金,用比较高的效率来产业化,给地区带来经济增长活力,制造更多就业机会,税收机会。这是政府、企业和社会都期待看到的价值。

南立新:两位可以说是见证了过去10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过去小公司拿钱的时候还有很多站队的嫌疑,在今天我觉得小企业的心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你们觉得他们还会像以前担心站队的问题吗?

王翔:小米是持一个非常开放的态度,我们欢迎和企业一起来推动技术产业的发展。我觉得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可能也会持更开放的态度。

刚才也讲到我们所处的领域,技术极为复杂,一个智能手机涉及几万项技术,没有一家公司或者一个团队能够靠自己的力量就能做出一部智能手机,贺总早年干的时候也是说要整个产业链共同努力,才能推动智能手机到今天,对吧?小米很多生态链产品也一样。

推动产业发展,需要大家一起努力,不能孤军前行。小米会秉承开放的心态,与产业伙伴一起前进。

贺志强:联想创投投资的企业,不存在站队的问题。我们更像是创业企业一路陪伴者,当他们遇到问题,我们会动员联想所有的资源和力量来帮助被投企业。

南立新:刚才贺总也谈到对被投企业的帮忙,我觉得大家也很好奇,联想和小米的投资方式是什么样的?是更加偏财务投资,还是会介入到企业的管理层面,战略层面?你们会更偏向哪种方式?

贺志强:投资与企业发展阶段和战略都有关系。早期,我们通常以科技投资者的身份进入一家企业,我们更懂科技。但当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我们进入的时候不仅是一个财务投资人,还会在企业需要帮助时候及时帮忙,同时会促进这些创业企业与联想的生态合作。未来几年我们可能会花更多精力在战略生态互动上,实现资源的双向赋能。

王翔:我们的投资原则是帮忙不添乱。但是在企业的不同阶段,就是用不同的方式来做。

小米生态链中的企业,我们参与度会更深一点,因为我们需要跟他们共同定义产品,同时提供一些供应链的支撑,因为创业公司可能会比较小,供应链管理会有问题,我们要赋能给他,补他的短板。

还有一些企业,我们基本上不会干预它们,给予它们充分的空间来发挥,除非是出现重大问题,遇到了困难。核心的就是要赋能企业,帮忙不添乱。

南立新:特别荣幸我们这一届企业创投联盟能够成功邀请到贺总和王总来担任理事长,也想听听两位对我们联盟有什么样的期许。

贺志强:首先谢谢南总,南总在成立CVC联盟时,我就非常积极,我认为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发展规律,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智能互联网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一个企业要想基业长青,需要有一支独立的投资队伍与企业战略和生态协同。

传统CVC很大程度围绕企业当前战略来进行投资布局。但在快速发展和更为开放的智能互联网时代,新一代CVC的格局更为宽广,以创业创新的力量反推母公司发展,成为其瞭望塔。通过企业创投联盟,搭建了CVC之间互相学习交流的平台,推动CVC不断发展。

王翔:接到邀请时,我也是想了一段时间,后来还是决定要参与,为什么?首先,我看到我们目前的组织里,有非常多优秀的企业,这些企业在一起,能够找到很多协同性。其次,作为投资方,应对未来挑战,没有协作和开放的心态,是很难做成大事的。所以我觉得一定要用开放的心态,共同应对挑战。所以我觉得南总做的这个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

南立新:好的,谢谢王总,也谢谢贺总,我们也非常期待企业创投联盟的组织,能够帮助大家找到更多合作的机会,让中国的大企业能伴随着中国这一波产业复兴,一起推动更多优秀的企业成长,同时也推动大企业自身做得更好,谢谢各位。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