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创业故事 - 正文

GP和LP双轮驱动下的CVC大变局

来源:创业邦 2020-06-12 11:16:00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6月9~11日,由创业邦主办的2020 DEMO CHINA 创新中国春季峰会暨企业创新与企业创投峰会在线上举行,这是DEMO CHINA 亮相十三年来首次采取线上直播的形式。

在峰会上,巴斯夫创投中国负责人秦汉、硅谷银行中国区负责人陈青、北汽产投董事总经理贾广宏进行了题为"GP和LP双轮驱动下的CVC大变局"的对谈。

犀利观点如下:

1、我们很专注本身的赛道,就是汽车变革,也相信它在我们的能力圈范围之内,而且我们有机会做到最好。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希望能够更全神贯注,哪怕是少介入一些离我们更远的机会,但是也要把这个能力圈范围之内的事情,做到极致。

2、越是在经济低谷期,越要投早期、投科技,因为到后面,就可能是一场估值游戏,那就是价高者获胜。

3、希望大家都能够坚持以前自己想坚持的,同时能够有勇气和智慧面对我们不得不面对的。

如下为演讲实录整理:

秦汉:很高兴能参加创业邦2020年创新中国春季峰会。我是巴斯夫创投中国负责人秦汉,和我一同参加对话的有硅谷银行中国区负责人陈青总,还有北汽产投董事总经理贾广宏。欢迎二位,请二位也和观众打声招呼。

陈青:好的,谢谢。我是来自硅谷银行的陈青,负责硅谷银行在中国的业务。非常有幸今天来到CVC讨论专场。

我先介绍一下硅谷银行。我们是一个全球领先的科技创新银行,服务的是创新生态圈最重要的两端,一端是VC、PE,一端就是他们的 portfolio、科技创新公司。我们有各种的产品服务于两端的 Stakeholder,其中为VC、PE投资,我们有 SB capital,所以这也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产品,SB capital已经有20年的历史了。

为什么讨论硅谷资本算不算CVC,是因为我们的钱完全是在市场上募集,我们以母基金为主,同时也做一些直投基金,寻找 disruptive technology company(突破性科技公司)去投资,早期科技项目的VC也是我们主要的被投对象。当时美元基金基本上投的都是美国 Top15的VC。

2009年,我们开始在中国跟政府合作,成立了第一支人民币母基金,也可以说是在中国市场化的人民币母基金最早的一个梯队。到目前为止,我们有4支母基金,同时还有2支直投基金。

投资的对象也是跟在美国一样,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可能是有点像CVC,跟我们银行的战略是配套的,投资科技创新。

贾广宏:大家好,我来自北汽产业投资的贾广宏。我们在2009年成立了北汽新能源,2011年开始销售纯电动汽车,2012年就成立了北汽产业投资,今年是第8年,前后大概投资了130多家企业,管理的资金规模也超过了300亿,这其实已经超过了我们的预期。随着汽车新能源化浪潮和智能化浪潮的来临,我们也愿意跟合作伙伴一起捕捉行业变化的机会,谢谢大家。

秦汉:我也简单介绍一下巴斯夫创投的业务。巴斯夫是一个传统的化工企业,我们有以下几个特殊的地方,一个是我们进中国比较早,在中国大概经营了150多年。另外是,我们在中国做创投是从2018年开始,当时我们整个部门就在想,中国创投怎么做?我们有什么特殊性,能利用巴斯夫的产业去做投资哪些行业,那么经过一番讨论以后,我们觉得,一个就是说我们在中国既做GP,也是做LP,来扩大我们的整个覆盖面。另外,我们同时也希望给投资的企业赋能,提高我们投资人的价值或者大于资金的价值,就是传统CVC的一个概念。

我听说贾总您这边也是既做GP,同时也做 LP,也想了解一下如何能拿到北汽的资金去做GP。

贾广宏:秦总问的这个问题非常尖锐。北汽产投的GP确实比较难拿到。在初期我们确实是和合作伙伴共同管理基金,但是后来随着资金管理体系的完善,以及我们投资决策的效率提升之后,我们就很少做LP了。

当然,我们还是很欢迎跟合作伙伴共同来发起。因为我们很专注我们本身的赛道,就是汽车的变革。我们也相信它是我们的能力圈,而且我们有机会在这个里边做到最好。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就希望能够更全神贯注,哪怕是少介入一些离我们更远的机会,但是也要把这个能力圈范围之内的事情,做到极致。

秦汉:想问一下硅谷银行,你们是不是比CVC更愿意活跃在这个行业?

陈青:硅谷银行和我们传统意义上定义的CVC是不太一样的,比如像贾总你们的投资方向应该是跟北汽整个产业链相关的,围绕着新能源汽车这个领域投资。我们不管是做母基金还是做直投基金,围绕的概念就比较广了,基本上所有的科技创新我们都做。

比如,我们在中国定义的TMT,其实是软件、硬件、互联网,然后到生命科学领域,再到新材料、新技术,只要是有科技、有创新的项目,都是我们的被投对象。这个也是我们科创生态圈重要的一环。另外,硅谷资本没有用硅谷银行的一分钱,我们的钱全部都是在市场上募集,首要任务就给LP带来最好的回报,并不单单聚焦在跟我们有产业链相关的企业,我想这可能是我们最大的不同之处。

所以我也一直在想我们到底是CVC,还是一个纯市场化的母基金和直投基金。

秦汉:今年或者未来的2~3年应该去投哪些方向,两位能不能给大家指指明路?

陈青:我们仍然是以科技创新为主,而且仍然会坚持投早期,这个是不会变的。

红杉有一个说法,他说他们经历了这么多周期,比如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2008的金融危机,发现越是在经济低谷期,越要投早期、投科技,因为到后面,就可能是一场估值游戏,那就是价高者得了。

前段时间哈佛一个很知名的教授,给我们内部做了一个分享,他看了过去历史上的几次cycle,也发现坚持投早期、投科技的GP,最后一定是跑赢整个大势的。

其实我也想问问二位,在今年新冠疫情的影响下,你们的投资策略会不会发生变化,比如在投资速度上会不会放慢?有没有回收的这种情况?

贾广宏:那我先说。我们知道,受到疫情影响,一季度汽车产业非常惨,但是从4月份,已经慢慢在恢复了,但是并没有出现大家想象的大幅反弹的情况,这也在我们意料之中。对于今年全年的汽车增速,乐观来看,我认为会下降10%左右,但后面几个月的需求还在。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投资其实是在加速。一个原因是我们还在捕获很多早期的企业,这点我非常认可陈总,因为早期的科技创新项目,就是火种,我们也在鼓励大家,一定要撑住,因为在将来,这些火种可以星火燎原。第二个原因是我们的投资是在二级以上,因为后续就像很多的机构真的是往后挪,但实际情况我们要面临的就是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价差。

秦汉:这个问题挺有意思的。我分享一个有趣的事情。我记得当时春节刚过,国内还处在一个比较紧张的状态,我们当时就跟德国总部说停一停,看一下市面上的情况。到了三四月份,我们开始复工,但国外的形势却变得很严峻了,你会发现,中国的优势体现出来了,我们的中国业务几乎恢复到了一个比较正常的状态,所以我说今年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还有我觉得中国这几年的资本市场,真的是一个世界传奇。过去的3~5年,中国资本市场迎来一个很好的环境,我们也是运气好,投的初创企业要么是刚融完资,要么就是现金流已经开始转正,有一些存款了。这个时候大家最担心的就是资金情况,所以我们可以去看很多新的投资,而不需要担心现有的一些投资管理。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我们在2016年之前进行的投资,基本上都是巴斯夫产业链相关的企业,但在2016年之后这种相关性就不强了。大体的投资逻辑就是,如果需要和业务部去做沟通,他们都看懂了,那就让他们去投。你创投干嘛?你创投就应该是去看,你认为你看懂了,然后业务部还没有发展到那个阶段的时候,你去做,你要比人家快一步,如果人家都已经走到了,你那不叫创投了,你这叫产业投资了。所以我们从16年以后开始往前迈了一步,然后通过我们去引导企业的发展。

秦汉:两位可不可以总结一下经验,拿到你们投资的GP和企业,和没拿到的有什么样的区别,你们是如何评审的?

贾广宏:首先从资金来讲,我刚才也说了北汽产投的资金是很难拿到的,因为我们几乎不再做单纯的LP了。其次,从项目层面来讲,我们做产业投资,现在布局的项目还是以 B轮或者是A轮往后的为主,早期的也涉及到,但早期的项目即使参股可能也不到5%。

在这个投资的过程中,我发现市场行情的变化,带来的是不靠谱的机构、不靠谱的项目越来越少了。现在还留在牌桌上,或者说是现在还能够说,我们想来干这个的企业,其实是相当有底气的。因为行业变化已经起到了一个披沙拣金的作用。比如,我们投资的很多项目,成长非常迅速,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超越了我们本身,说明我们在选择的过程中看的还是比较准的。

总之,我们投的这些标的都是产业同行者,不论是在早期还是后期。可以说,这是一个共同往前走的过程,我们愿意花很长时间去陪伴,去共同推动产业的变化。

陈青:首先在美元母基金,我们一直坚持投大白马,但最近一两年我们也开始去挑选Emergency GP,也会开始进一些以色列、欧洲和美国的Emergency GP。

人民币的母基金,首先我们会选择和富矿区或者一线城市的政府进行合作,因为在这些地方你才能把钱投得出去。因为我们想选好的GP,这GP才能满足政府的要求。

总结一下,母基金的投资的原则,一个会坚持投大白马;还有就是会特别注意我们投的GP,不仅仅能投,它还能管和退,因为在中国,退出市场有很多的不确定性。

其次在直投基金上,我们在美国有很大的优势,而且已经有很好的生态圈,所以我们每年会挑选10~12个全世界知名的disruptive technology。

中国目前的人民币直投基金还很小,而且是政府背景,还不能完全实现我们像在美国那样寻找 disruptive technology的方式,但我们也是希望从战略上,未来能够实现跟我们的银行板块更好的协同。因为他们通过风险债服务了很多早期科创公司,而且在提供风险债的过程中,对这些企业有比较好的了解,可以做直接投资。

秦汉:最后,针对2020年,两位有没有什么祝福的话送给大家?

贾广宏:我希望我们都能够坚持以前自己想坚持的,然后也希望我们能够有勇气和智慧面对我们不得不面对的。

陈青:我觉得大家一定要耐得住性子,要抱有乐观的心态。

秦汉:好,今天就先到这里。非常有幸参加创业邦此次的线上活动。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资本力量2019年度评选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合作伙伴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